首页小说排行书本分类完本小说用户中心
首页憩心阁>综合其他>旧日音乐家>第八十四章 巍峨的音响大厦(4K二合一)

旧日音乐家第八十四章 巍峨的音响大厦(4K二合一)

作者:胆小橙分类:综合其他更新时间:2022-09-23 11:01:53

变奏3仍在继续,范宁的右看似是在演奏双音,实则包两条旋律的互相追逐,有时123指负责一条,345指又负责另一条,在复的同音换指间来回伸张切换,左则一如既往地奏连绵伏的快速音,形三对位关系。

每次现模彷征明显的“音头”时,范宁都加深了触键,并辅以重而短的踏板突横向彩,随着这条变奏的推,在悦耳的听之外,其层次和条理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在聆听者的面前。

先是麦克亚当侯爵作应,再是三位大师,这条卡农期时,参礼前排的七位考察员,已经全部背离,坐直

“这条变奏...我还是低估了它的准!”亚德林的大抓住木质扶栏,“当我听二小节,发现它是一条卡农时,的确是大惊讶的,但我实在没想,卡洛恩还能把它写得和之前变奏一样的长,而且往的质量仍旧如此之高。”

克里斯托弗脑海里则闪过了许许多多的,他所结识和聆听过的杰会音乐家,恍忽间,他以为自己看了在演奏的管风琴师埃恩。

如果说从咏叹调的演绎,变奏的现,是让各位听众惊讶的始,那么变奏3卡农的现无疑是一道分岭,一道从惊讶变为震撼的分岭。

敢于在即兴场合创作卡农的,无一不是艺术沉淀极其厚的音乐大师,么就是类似那位在青年时就斩获皇家音乐学院专职管风琴职位的天才人物。

卡农不是曲名,而是一种复调技法,说来很简单,它就是创作者写一条“可供复制”的旋律。

但不是什么旋律都能这点,它必须如下:当“复制”错,并与“原旋律”同时奏响时,两者依然能持对位关系的和,从而形模彷和追逐的奇异效果,直一个和声时融合在一

这无疑带着“自我”与“他我”关系的哲学意味探讨,甚至备“表象”与“意志”关系的神秘主义思想。

的两条卡农旋律交织融合,左一组明朗愉快、伏的分解和弦,音乐暂告段落。

变奏3结束,舞的范宁中小气。

若把《哥德堡变奏曲》分为前中期,前期技巧难的就是3条和5条变奏,算是预期更顺利地渡过了一个难关。

追逐的、左的稳定、长音符的气息留存、声部与声部间的伏层次、横向的和声显...自己得很好。

调整了两个呼的时间,范宁双重回键盘,左3、4、5指以力度的低音重现主题走向,高音区则现了的优雅音程,并陆续用双剩余的指接续,在下方中间两个声部行模彷。

变奏4,四声部,帕斯叶舞曲风格,这种裁其实可视为快速版的小步舞曲,整个变奏以明朗的三拍子节奏所表现,呈现高贵优雅的

这是前期显主题明显的变奏,能较好地帮听众梳理乐曲的逻辑主线,它各声部的节奏型相对而较归整,对位关系多柱式和弦,演绎来容易稳住。范宁在其,倾向于大胆地使用一些较重的踏板,让和声彩更加浓艳。

弹下八度G音,右跟着终止于主和弦的六度双音,范宁果断松踏板,切走余音,随他轻轻提气,右厉的触键方式,在中音区奏类似无穷音型的快速音,同时左穿其间,在低音区和高音区来回着十度的跃。

变奏5,二声部,有技巧练征的托卡塔或触技曲,乐曲前期难度系数高的一条变奏。

范宁的呼翼翼,眼睛牢牢盯着键盘自己穿纷飞的双

整部作品极高难度的一大重因,和历史因素有关——

由于巴赫初创作时,是基于配有双排键盘的羽管键琴构思的,因此各变奏中包大量音域交织的段落,经常会现明明是方声部却逐渐低音区,或下方声部跑高音区的况,甚至有的时候几个声部“缠绕”在同一个狭窄区域,拥有密集的公共音符。

如果是双排键盘,则双各自其职,互不扰,但在单排键盘,麻烦就来了,演奏者必须设计苛的指法来规避各声部“打架”的线条,不仅考虑哪个音用几指弹,还考虑从哪个方向伸落键。

于是听众们看,范宁有时一只高速跑,另一只不停在其间左右跃,有时两只臂交在了一,右在低音区演奏,左在高音区演奏,甚至有几个段,范宁将演奏状掌高高竖,另一只生般,先在前者方“点”几个音,又绕下方来回穿演奏。

如此巴洛克式的炫技技法,单单从画面的呈现,就能看得听众澎湃。

结尾段落,范宁的右越过左臂,在低音区中取栗般地触击几颗零散的音符,音域错位的声部重新聚合并拉距离,双回归原位,带轻巧迂回的主和弦音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了?长一大气的范宁,自得中带着疑惑地发问。

这条变奏太容易点什么瑕疵了,前世的自己曾经抓着它了一段时间,但一旦提速演奏,总有这里那里的失误现,没想今天演绎得如此完

来不及细想,范宁左重新奏的低音,右一条以附点长音和下行音阶为组合的旋律。

变奏6,卡农曲。从二小节始,范宁右再次叠加一条与前者走向相同的旋律,唯一的不同之,在于整音高整移了一度。

的低音,长短交织又此彼伏的卡农旋律,再度让听众了妙趣横生的音乐灵

“竟然又是卡农!?”这一下,年迈的斯韦林克大师差点快坐不住了。

他对浩如烟海的音乐作品非常之广,也很清楚一点:不管是肃音乐,还是市井小调,很多知名旋律不可谓不优,但如果把它与自叠加演奏,怕大部分都像多个留声机卡带一样不协和...卡农旋律这样的追逐和,注定了它的演绎自带极其苛的条件,一旦前期的设计有任何考虑不周,哪怕只是节奏型稍稍改变一点,面就根本无法行下去。

一次就够了,还来二次?范宁竟然敢冒这么大的风险?

林斯大师此时思绪异常地翻腾着:“卡农这种看似质朴,实则高深的技法,多少作曲者绞尽脑也就勉声响的和...可他居然还嫌不够复!两条卡农都使用复的三声部行,在低音声部写额外的绵延音,来富和声与绪效果,难道说这位范宁先生,在复调音乐的造诣已经了接近卡休尼契这位匠之程度?”

来卡农这样的技法,远没有漫主义时期那些涤荡伏的炫技之光来得耀眼,但它所呈现效果与思想深度,是一种任何技法都无法超越的,“所有复之理皆可解构为简洁而规律的单元”,平稳韵律中展示的是变化万千的生命力。

“够了!不需什么变奏曲,这两首卡农曲就已经够了!...不,一首就够了!”尼曼大师的从参礼长长地探了去,“如果今天的创作能力考察是唯一环节,如果不其他度,今年‘波埃修斯艺术家’的提名名额,他毫无疑问可以占得一个!”

三重关系一寸寸地归于静止,这条妙无的卡农曲结束在较为安静的

几条了?”趁着音乐的暂缓,下面听众有人小声交谈。

“已经是六变奏了,篇幅、逻辑、技法...或许不及大师的演绎,但完完全全地胜过了那些艺术家...”

畅想中文网

“就算不分析,它也好听!太好听了!我都希望结束他能整理乐谱了。”

应该快接近尾声了。这是目前所有听众的预计,只再作一个绪热烈点的收尾变奏,或脆回初那首静谧圣洁的咏叹调,这都是堪称完的即兴。

范宁脸庞浮现趣味盎然地笑意,左以带着波音的G始,右则奏一条带着鲜明附点节奏的歌唱旋律。

变奏7,二声部,吉格舞曲,风格自由又随。听众立马就,这是一首趣味的变奏段,两条旋律从始至终都贯穿着鲜明的小附点节奏型,而且带着即兴的装饰音,音乐形象灵而俏皮。

“又来了,不像是用作结束的变奏。”尼曼大师的洞察力很敏锐,“变奏1、4、7他用的是三首舞曲裁,2、5是触技曲,3、6则是卡农曲...我似乎预了什么...”

旁边的好友林斯转过头来,低嗓音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下一首他会继续选择技巧的触技曲?”

“你也发现了这个规律?”尼曼悄声回应,“这位范宁先生,似乎是想通过三个三个一组的形式,构建一座音响建筑...”他说这里突然发现自己的呼忍不住在,“如果变奏9也是卡农的话,那也太...”

这简直是神乎其技!

接着,范宁在低声部奏一条下行的分解和弦,右则已16分音符作行,果不其然,8变奏是一条带着技巧练质的触技曲,当它结束,前排几人屏住呼,聚会神地看着范宁下一步的作。

9变奏以弱而轻柔的力度尹始,在低声部自由对位的伴衬下,高声部从B音始,奏一支恬静的歌谣,一个小节,中声部同样现模彷式的旋律,但下移两度,从G音始。

“果不其然...”这两位音乐界的泰斗人物顿时头皮发麻。

每三条变奏为一组,“舞曲裁-触技曲裁-卡农裁”循环式的呈现,逐渐往攀升...范宁正在用这种结构作为“建筑材料单元”,修建一座巍峨的音响大厦!

但能让两位大师现这种应,绝不仅仅是因为了卡农的现,而是因为他们发现了一个更让人吃惊的事实!

——3变奏,范宁使用的是同度卡农,6变奏是二度卡农,9变奏则是三度卡农。

还可以这样玩!?!?

什么叫他的炫技,什么叫他的他的炫技!

这两人…一人是恃才傲物的被乐界称为“吉尔列斯继承人”的林斯,一人是风度翩翩、儒雅随和的尼曼,这两人中已经语无次地来了!

范宁继续往下,左一支以长串装饰音头的,抑扬顿挫的欢快旋律,接着次中音声部、高音声部和中音声部依次模彷,带着热洋溢的乡土田园调。

变奏10,四声部赋格,风格类似于加沃舞曲,这在蓝星漫的法国宫廷里世俗且潇洒的舞曲,其结构异常地密,净利落,而不显毫矫造作。

“这个赋格妙之极。”亚德林发现随着音乐行,面永远有更亮的亮点引他的注意力,“...4小节长度的主题接续呈现8次,前4次为呈示,中间2次为展2次为再现,正好是32小节,仅仅保留基本的结构,通篇没有一句废话,却将赋格曲的髓和趣味完全呈现了来。”

11变奏,触技曲,二声部,音乐思路全部基于一个下行六度音阶 附点节奏音型展,两条旋律穿得十分合缝,呈现切换,疏密相间的呼应之

12变奏,卡农曲,在重复低音线条的明确下,两条呈四度关系的旋律错一小节展追逐。

但这条卡农又现了更让人惊掉下巴的:两条旋律并非简单的模彷,而是了“倒影”的变形理,二条的旋律走向,与原先行的旋律呈镜像关系,依然能够共同发的音响!

“玩来了。”尼曼大师摇头苦笑,“这是4组循环了吧?不仅卡农模彷音程再増一度,而且竟然还使用了倒影技法,这鬼东西也是能在舞即兴来的?我觉得我至少需在一个人时好好想想。”

“我现在的是,他能把这楼盖多高。”林斯缓缓道。

尼曼度极为认真地说道:“目前已经有了4组12条变奏,加首尾就是14个部分,逻辑结构无懈可击…这个演绎已让我悦诚服,他哪里是什么青年作曲家!过几天我会自去他的音乐会聆听《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等艺术节结束,我必然郑重向考察建议,将他纳‘波埃修斯艺术家’的提名酝酿人选。”

“应该差不多了。”80多岁高龄的斯韦林克大师也是忍不住都囔来:

“整个圣塔兰堡能修这么高的楼也没几栋吧?”

目录
设置
设置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宋体楷书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偏大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听书
发声
男声女生逍遥软萌
语速
适中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返回
章节报错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