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排行书本分类完本小说用户中心
首页憩心阁>综合其他>和离被拒十次后,哑巴王妃三胎了>第44章:一鸣惊人

和离被拒十次后,哑巴王妃三胎了第44章:一鸣惊人

作者:金墩墩分类:综合其他更新时间:2022-09-24 09:54:26

黎沐瑶从婢中得知,慕容是因染了风寒,未能参加宫宴。

她悬,放下大半。

怀胤面的红疹虽还持有怀疑,但以她对慕容姒的了解,根本不相信慕容姒会把主意打怀胤的

暗暗松了气,也想借此机会取珊瑚血之仇。

另有,在大皇子和皇面前一展的打算。

曾多次调皇帝尚无立储的想法,落谁家,还是个未知数。

黎沐瑶思通亮,除却及冠的大皇子,二皇子和三皇子才十六岁。

即便定下正妃的人选,猴年马月,她等不了。

以她相府嫡份,若是能同大皇子联,皇帝没有思也会思。

在这之前,大的障碍便是慕容姒。

大殿的一刻,黎沐瑶就察觉大皇子**的目光总是瞥向慕容姒!

敛去眸底的敌意,她款步来大殿中,对慕容姒微微福,“王妃,请赐。”

慕容姒回以一笑,赐不敢当,只别让她“”得太惨就行。

气氛都烘托这儿了,慕容姒不再捏,直接走向琴

两名姝丽子相邻而坐,一个洁,像世中的幽兰,让人觉得仿多看一眼都是渎。

一个而不妖,披暗红服,如艳欲滴的曼陀沙华,的张扬肆意带着细微的侵略,却又让人触之不及。

都深深的引着众人的眼

大皇子尤为惊艳。

总觉得有些子没见,慕容姒的面相愈发的了。

旁的白影虽也有清新淡雅之,未免显得有些寡淡。

根本不符合他的味。

大皇子更加坚定了,慕容姒,一定会是他的囊中之物。

黎沐瑶坐于琴下所有人的表都能尽收眼底。

大皇子所有的思几乎都写在脸,她想忽略都忽略不掉。

忍着不甘的思,一里都着大家闺秀的端庄,慕容姒笑笑,“不知王妃可会《卧虎》?”

慕容姒指尖轻轻触琴弦,临时的想找回点对琴的

黎沐瑶的问话,慕容姒想了想,点头。

《卧虎》的难度可《凤凰》高了不止一个段位。

黎沐瑶选这首曲子,是想证明她是人中凤?还是想在技艺自己,让自己丑?

慕容姒还没想个所以然来,耳中已经传了缓慢悠长的琴声。

黎沐瑶,始了。

慕容姒着头皮跟

主旋律的把,从始就在黎沐瑶的

慕容姒只有跟着配合的份。

曲子前面的部分,以她半吊子的平,还算勉的能够应和。

当曲子二小节的时候,果不其然,黎沐瑶的指尖始在琴弦飞速舞,慕容姒眼角的余光只能瞥见她指的残影。

慕容姒:“……”

已经跟不了!

试探弦拨弦,慕容姒发现自己弹奏的音符,于黎沐瑶的琴声来说就是画蛇添

下的众人也倒凉气。

叹黎沐瑶琴艺湛,也为慕容姒捏了把汗。

太丢人了!

慕容姒能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讥嘲,她低头看着琴弦,缓缓角。

三小节慷慨昂的音律终于来了,慕容姒正襟危坐,蓦然闭双眼,深深的气。

“琵琶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1)

“当!”

近在咫尺的咏音,令黎沐瑶大惊失

拨弄琴弦的指尖地顿住,发一声闷响。

她不可置信的侧头去看慕容姒,只见慕容姒平静如斯,明艳的五官着一股浓郁的讥讽。

慕容姒站,正面应对所有人探究的目光,继续唱

边愁听不尽,高高秋月照长城。”(2)

她琴艺不如黎沐瑶,子里的墨可未必输得黎沐瑶。

宫宴闺们的才艺拼堪称神仙打架。

她也从未有过锋芒毕的想法。

可树欲静,风却不止。

既然把她捧高位,她又岂能任人鱼

一首《从行》,对应黎沐瑶的《卧虎》,堪称绝配。

众人惊愕的望向琴

黎沐瑶的琴声余音绕梁,堪大师级别。

更惊艳四座的是,慕容姒的哑疾居然痊愈了?!

一个哑巴突然说话,无她说的是什么,都会为众人的焦点。

大皇子愣愣看着傲立在琴的慕容姒,鬼使神差的唤了句,“慕容,你——”

也在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声打断大皇子的话,走向慕容姒,的抓她的双,眼眶微红。

“姒儿,你能了?”

下打量着慕容姒,好似初见慕容姒一样。

慕容姒淡淡,空灵的声音似天庭遗落的铃铛,清脆绕耳。

“太息怒,姒儿并非有意隐瞒,只是刚治好不,还没寻得机会向太禀明——”

“无妨无妨。”太她的背,疼爱的道:“这是好事,天大的好事,哀家高兴还来不及!”

就在一旁的黎沐瑶冷眼观看着两人的温场面,垂下了头。

慕容姒只畅了一句诗词,顷刻间便引走了所有落在她的光芒。

力演奏,竟为了梁小丑!

黎沐瑶长睫微,淡淡的睨了一眼斜大皇子。

大皇子的表现还真没让她“失望”。

神的眸光里,几乎全是慕容姒的影子。

连一余光,都没给她留!

和德郡主当然也是在场之中为惊诧的一个。

“你怎么能了?不可能,这不可能——”和德郡主怔在原地,木讷的,“你是哑巴,你不应该说话!还是说,你早就能,却一直装哑巴?你这是欺君之!”

和德郡主越说越疯狂,辞犀利的怼着慕容姒,恨不得就地正法除掉慕容姒!

“放肆!”太忍无可忍,气势凛冽的挡在慕容姒前,“哀家为治姒儿的哑疾,了多少医者宫,是天下人尽知的事实。你是在说,哀家说话,哀家欺君了?”

和德郡主本能的驳,“可她——”

“和德郡主。”许未曾发怀胤突然抬眸看向和德郡主,和德郡主被他蕴着如天堑般疏离的声音给震得如坠窟。

怀胤捻了捻指,淡漠的望着她,“说欺君之,本王忽然想一件极为有趣的事来。”

“听闻城东有家胭脂铺,铺中的膏甚是名,不知和德郡主,或者沈国公,可对这家铺子有印象?”

*

(1.2)非原创,取自王昌龄《从行》

目录
设置
设置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宋体楷书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偏大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听书
发声
男声女生逍遥软萌
语速
适中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返回
章节报错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错误举报